重庆日报:有人在重金面前打了败仗

时间:2021-06-2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明代刘大夏初任广东右布政使时,在视察钱库过程中发现了一大笔银子,便问这是怎么回事。库吏告诉他,这是上缴朝廷赋税的余额,自来不入库账,历来布政使都将它据为己有,收入私囊,这已

  明代刘大夏初任广东右布政使时,在视察钱库过程中发现了一大笔银子,便问这是怎么回事。库吏告诉他,这是上缴朝廷赋税的余额,自来不入库账,历来布政使都将它据为己有,收入私囊,这已成惯例。前任布政使由于走得匆忙,未来得及将此款银全部带走才有此存银。听完库吏所述,面对这堆伸手可得的银子,刘大夏沉思良久之后,突然自呼其名大声喊道:“刘大夏呀刘大夏,你平日读书自省,立志做好人好官,为何在这件事上沉思多时!如此之态,有愧古人,非大丈夫也!”说完,立即命令库吏将此笔银子纳入公账,作为官府的正式开销。(《玉堂丛语》卷五)

  在数额不菲的银两面前,一向以清廉自律的刘大夏差点乱了方寸。好在他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,终于决定临财不苟,保全了名节。但也有人无此“定力”,被“十万贯”贿资所俘。据《幽闲鼓吹》载:唐代张延赏在就任度支使之初,决心平反一大冤案,下令有关属吏十日之内将此案查清平反。造成冤案的肇事者闻讯后,给张延赏送上一小谏,内写“愿献钱三万贯,乞不问此狱。”张延赏大怒,指示下属加紧复查,务必弄个水落石出。肇事者又将贿银增至五万贯,请他高抬贵手,张延赏置之不理,令办案人员两日之内查清结案。这时,肇事者将贿银猛增至十万贯。张延赏的眼睛顿时一亮,在“十万贯”三字上停留半晌之后,便将其“贿柬”揣入怀中,遂令属下暂缓查案。事后,东窗事发,有人问他为何三万贯、五万贯“心定”,十万贯就“变节”呢?张延赏说:“钱至十万贯,通神矣,无不可回之事。吾恐及祸,不得不受也。”十万通神,神仙也要放行,我若不受,得罪于神,灾祸必然降临。这当然是胡扯狡辩,不过,随着贿额的增大,对人的定力的考验也愈加严峻。

  有人在重金面前打了败仗,更有许多重义轻利,视金钱如粪土的高洁之士,为后世做出了榜样。宋代贾昌朝在《戒子孙文》中说:“士人所贵,节行为大。轩冕之失(指失去了荣华富贵),有时而复来;节行失之,终身不可得矣。”明初翰林大学士宋濂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节,曾将“宁可忍饿而死,不可苟利而生”的条幅挂在门口。清代张伯行历官二十余年,被康熙帝称为“江南第一清官。”他在任福建、江苏巡抚时,给其僚属下了一道禁止馈送的檄文,其中说道:“一丝一粒,我之名节”,“取一文,我为人不值一文。”今天,读着这些自勉修身,重名守节胜于生命的语句,仍感到字里行间回荡着的浩然正气,凛然骨气。“一丝一粒,我之名节”,但愿这八个字能成为每个同志躬身践行的座右铭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