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问道莱公山

时间:2021-04-09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鲁哀公六年(公元前489年),孔子受困于陈、蔡。楚昭王派兵救出了孔子及其弟子,并把他们接到了楚国。清同治年间的《宜城县志山川》卷记载:夫子垭:在县西南四十里,两峰高耸,

  鲁哀公六年(公元前489年),孔子受困于陈、蔡。楚昭王派兵救出了孔子及其弟子,并把他们接到了楚国。清同治年间的《宜城县志山川》卷记载:“夫子垭:在县西南四十里,两峰高耸,中垭庳下,路达平原,中为胡耳冲,为县南诸山出口。相传夫子游此,故名。”即楚昭王迎孔子及其弟子,从宜城县西南四十里两峰中垭而过,此垭因名夫子垭。

  司马迁《史记孔子世家》中说:“昭王将以书社地七百里封孔子。楚令尹子西曰:王之使使诸侯有如子贡者乎?曰:无有。王之辅相有如颜回者乎?曰:无有。王之将率有如子路者乎?曰:无有。王之官尹有如宰予者乎?曰:无有。且楚之祖封于周,号为子男五十里。今孔丘述三、五之法,明周、召之业,王若用之,则楚安得世世堂堂方数千里乎?夫文王在丰,武王在镐,百里之君卒王天下。今孔丘得据土壤,贤弟子为佐,非楚之福也。昭王乃止。其秋,楚昭王卒于城父。”引文的大意是说,楚昭王派兵将孔子接到楚国后,本想重用孔子,并赐给书社封地七百里,但近臣认为孔子及其诸多弟子皆是经纬之才,这些人才成事了,必将危及楚国,不如趁早不用。昭王便改变了主意,不用孔子了。

  不久,楚昭王病故,楚惠王继位,孔子又去见楚惠王,但惠王亦不愿用孔子。此间,孔子拜见并问道于老莱子。《庄子外物》篇载:“老莱子之弟子出薪,遇仲尼,反,以告,曰:有人于彼,修上而趋下,末偻而后耳,视若营四海,不知其谁氏之子。老莱子曰:是丘也,召而来。仲尼至。”这段话说,孔子在楚国受冷落很不畅快,一日外出散心,遇见一砍柴的樵夫。这位樵夫正是老莱子的弟子,他回去将所遇人的状况告诉了师父。当时,老莱子在鄢郢西北的山中隐居(此山后来因名莱公山,在现今的宜城市小河镇大冲村)。他听说后道,这个人是孔丘,你去召他来。于是,孔子便到莱公山拜见老莱子。

  原来,老莱子不愿受人官禄、为人所制,隐居山林。楚惠王五十年(公无前479年)发生白公胜之乱,他携妻子逃至纪南城北百余里的蒙山之阳,楚惠王自驾车前往,迎接老莱子到郢都出任官职,辅助国政。他谢绝说:仆野山之人,不足守政。为谢绝楚王入朝的邀请,他向更僻远的地方即今之莱公山迁隐。若非其叫弟子去召,孔丘何以能够拜见?

  《庄子.外物篇》续,仲尼至。曰:“邱,去汝躬矜与汝容智,斯为君子矣。”仲尼揖而退,蹙然改容而问:“业可得而进乎?”曰:“夫不忍一世之伤,而骜万世之患,抑固窭邪,亡其略有弗及邪?及惠以欢而骜,终身之丑,中民之行进焉耳,相引以名,相结以隐。与其誉尧而非桀,不若两忘而闭其所誉。反无非伤也。动无非邪也。圣人踌躇以兴事,以每成功。奈何哉其载焉终矜尔!”

  意思是,孔子见面后向老莱子请教怎样辅助国君。老莱子说,“与其赞誉唐尧而非议夏桀,不如收起那些褒贬,反乎自然必有损伤,不安不静必生邪恶。对人作事从容随物,故常成功。你自以为贤能啊!老莱子要孔子改变那种志在经营四海,以贤能自负的态度。他还用齿、舌的比喻教孔子事君之道,讲述戒除骄矜,淡泊名利,亡却好恶,顺乎自然的思想主张。

  孔子曾五次问道于老子(老莱子或为老子在历史中的另一名字),而受困于陈蔡、昭王迎孔、弟子出薪、与其誉尧而非桀等对话,则佐证孔子此次问道于老莱子是在莱公山。

  《战国策?楚策四》:“公不闻老莱子之教孔子事君乎?示之其齿之坚也,六十而尽相靡也。今富挚能,而公重不相善也,是两尽也。谚曰:见君之乘,下之;见杖,起之。今也,王爱富挚,而公不善也,是不臣也。”

  孔子后来曾曰:“德恭而行信,终日言不在尤之内,在尤之外,国无道,处贱不闷,贫而乐也,盖老莱子之行也。”(《大戴礼记.卫将军文子篇》)